close
close
school

eClass 登入

麥廣年 – 瑪嘉烈醫院顧問醫生

甚麼是緣份?我相信我能夠入讀 鄧鏡波便是了。

我升中時獲派一 所要修讀西史的中學。媽媽知道 我不喜歡讀西史,於是帶我到附 近的中學走走。我們來到鄧鏡波 學校,走進校門,穿過兩旁的大 球場,進入綠樹成蔭的內操場, 環境清幽怡人。或許是聖母的引 領,我有說不出的好感,便對媽 媽說:「我想在這裏讀書!」給我 面試的是當年的校務主任麥海活老師,並獲得取錄。1986 年 9 月, 我正式成為波記仔。

中一的時候,還記得當時的班主 任是任勁樂老師,他選我為班長, 令我有很多不同的機會接觸各神 長、老師、書記、駐校社工、校工、 花王等人。不久加入朱翁帶領的 善會。在朱翁孜孜不倦的「循循善 誘」下,我加入慕道班學習天主的道理,並由當時的校監黃建國神 父教授。到中四的時候,我領洗 了,邀得朱翁做我的代父,我亦 成為朱翁眾多代子之中的一員。

中一、中二時,我是唸金工的, 我十分喜歡用自己的一雙手製造 出各式各樣的東西。或者是這一 份誠意和耐心,被李東彪修士看 上了,找我一起動手做聖誕節馬 槽的裝飾。這令我有比一般人多 的機會鍛鍊自己的手工藝及耐性。 另外,我對數學特別感興趣。陳 修老師教數學,他用粉筆徒手在 黑板上畫的圓形,跟用圓規畫的沒有分別。他教曉我以不同的方 法去計算各類型的數學問題,這 也許就是早期的多角度思考訓練。 中學時的種種鍛鍊為我成為一位 外科醫生打下良好的基礎。現時 需要為病人做手術,除了要思考 清晰,手指活動的靈敏度和穩定 性外,手眼協調也是很重要的。

我中學時的成績不算出眾。中五 會考數學及附加數學考獲 A 級, 在原校升讀中六的生物組。當時 教生物科的是陳美雲老師,第一 次小測時,全班只有一個同學合 格,這個學生不是我。當明白到 自己的不足,我決定發奮圖強, 再加上陳老師悉心教導,往後的 生物科測驗或考試再見不到紅字 了。
自己讀書有少許天份,不用花太 多時間在書本上,不用父母擔心。

李修士是當時慈幼會的「工藝科主 任」,我時常跟他到不同的地方作 不同的佈置,如:鮑思高神父百 周年大會佈景、各式各樣的海報 等等。每每在聖誕節前一、兩個 月,我倆便將心思放在馬槽上。 在鄧鏡波內操場的噴水池上,每 年都有不同的設計,光是小燈泡, 每年用上不少於一、二千顆。每 一顆都是人手一點一點的焊上去 的。朱翁很關心我,怕我耽誤溫 習時間,有時他會和李修士就此 有不同意見。他們對我都很好, 我也很尊敬他們,我不想他們不 開心,所以我會抓緊時間溫習,盡量騰出時間幫李修士。慶幸能 取得平衡,結果皆大歡喜。我會 說,沒有當天的朱翁及李修士, 就沒有今天的我。

中六時當上了學生會會長,這培 養了我處事和領導的能力。辦活 動時,我要了解各幹事的長處, 知人善用,又要學習與不同人合 作和包容不同的意見,這都是書 本上不能學到的。無論你的成績 如何好;神長和老師如何看重你, 其他人沒有必然賣賬的道理。我 學會了不要恃寵生驕,尊重別人 的同時,又能表達自己的意見, 所以至今仍有很多對我很好的波 記仔。

中六選科,當然先和朱翁商量, 以人生第二佳的職業 -醫生為目 標(最佳職業是神父,可以拯救人 的靈魂,醫生極其量只能幫助人 的肉身)。我最後能以暫取生資格 獲中文大學醫院取錄。醫學院很 多同學的成績都非常好,令我明白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 道理,要急起直追。起初唸得比 較辛苦,但都一一走過來了。讀 畢五年醫學院,再當一年實習醫 生,便正式成為註冊醫生。當年 醫管局醫生職位很緊張,我一心 向外科發展,就大膽地婉拒了廣 華醫院骨科的聘書,最後獲瑪嘉 烈醫院外科部聘請,自此一直在 瑪嘉烈工作。經過數年的工作及 培訓,我順利考獲外科專科醫生 資格,現在主要負責上消化道外 科,甲狀腺及頭頸外科。

能夠在鄧鏡波學校讀書是我的福 氣。除了獲得書本上的知識和學 習待人處事的道理外,我找到了 信仰,得到心靈上的飽飫。即使 畢業後,我仍時常回母校,因為 波記裏的每一個人,每一個片段, 讓我明白到甚麼是愛。在這各種 大大小小事情併湊下,這就是「家 的感覺」了。

學弟們,現今社會上興起了投訴、 抗議的文化,人人持着人權、自 由等理由,作出各種各樣的無理 要求。要成為一個有用的人,應 積極學習,嘗試解決問題,不怕 失敗,以知識來充實自己。品格 的培養亦非一朝一夕能成事的, 但最基本的是要服從、要有紀律, 才能達至「立己立人」。